【原创】《一百年前的景德镇 》中文完整翻译版

翁彦俊 365bet提现失败_365bet棋牌下载_威廉希尔365bet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带来好运哦!

译者按
  《世界古老的瓷业中心》(The World's Ancient Porcelain Center)一文由弗兰克.B.伦兹(Frank B. Lenz)于约100年前访问景德镇后所着,英文原版刊登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1920年11月期,其中文官网于2016年2月刊布了中文翻译稿,并附照片7张。然,官方译文有较多删减,特别是涉及景德镇风土人情之处;另有部分进行了改写,未能忠实原文;再则原刊本附伦兹先生所摄照片17张,不能尽窥未免遗憾。百年之前美国记者对景德镇城市和瓷业的探访记述既具珍贵史料价值,同时也给了我们从另一个文化视角观察这座瓷城历史的有趣机会,故不揣浅陋,试全文照译以资同好参考。


世界古老的瓷业中心

撰文、摄影:法兰克 B. 伦茨

翻译:翁彦俊

  中国盛产文学、艺术,和学术,同时也盛产无知、迷信,和不幸。她是一个以印刷术、指南针、火药、长城、茶叶、丝绸、玉器、纸张和古陶瓷闻名的国度,她也是瘟疫、饥荒、阴谋、洪灾、贪污和腐败之乡。

  她既保守之至,又激进无比。在每个城市中,人们都可以看到古老的、正在朽坏的庙宇,连同它们的东方宗教体系逐步让位给稳步迈进的文明。变革、变革,在中国不变的唯有变革。

  从工业角度来看,这个国家与欧洲在工业革命之前的状况相同,她处于手工业的发展阶段。在广州、上海、汉口、长沙、天津等城市,二十世纪最现代化的机器的运转每日可见。但这不是中国。真正的中国对机器的价值的认识还有待提高。

 五分之四的中国人口从事手工劳作

  也许中国能够和世界其它国家进行商业竞争的唯一要素就是她的廉价劳动力。

  不断被人们提及的是:在这个国家最丰富和最廉价的东西就是人命。在农庄和城市的普通人,其恰当的称呼就是“苦力”,或者说得好听一点:人力。当我们考虑到中国80%的庞大人口被迫两手空空地艰苦劳作却只能获得最基本的生理生存时,我们就能开始理解她的工业处境。没有现代化的发明,没有机器来让它获得自由。如同埃德温.马克海姆在他的“带锄头的人”一诗中所描述的:中国劳动者的肩上承载着千百年来的苦作之重。

  当前的经济问题是悲剧性的。如果不是由于她天生具备的忍耐性,中国将处于血腥革命的挣扎之中。

 世界的瓷器工业发源地

  中国最大的工业城市不是那些受西方进步直接影响的通商口岸之一,而是一座繁忙的江西省内陆城市-景德镇。这是这个国家着名的陶瓷中心,实际上,它是世界瓷器工业的发源地。

  在美洲或欧洲,绝少有城市能够象景德镇一样完全致力于一种单一产业。虽然生产方式是原始的,这座城市仍然是当之无愧的工业中心。我极为有幸地访问了这座保守,但又有趣而古老的城市,并亲眼目睹了瓷器从头到尾制作的迷人过程。

  Chinaware(瓷器)!这个单词意味着什么?简单而言,它就是用粘土制成的、并以最早生产它的国家命名的器皿。无论是寺庙屋顶上的碧瓦,还是一块盘子、一只花瓶,或是富贵人家的一件彩绘装饰物,这一切都与景德镇有着密切的联系。对于中国人来说,景德镇和瓷器同义。

  为了清楚地理解这种状况,首先有必要让读者了解这个城市的位置以及到达它的困难。

 如何到达景德镇

  在中国地图上找到上海之后,沿着长江向上游可达南临鄱阳湖的九江。最快和最可靠的到达景德镇的方式就是从九江乘火车到该省的省会城市南昌。不出意外的话,这段距离只有90英里的行程一天内可以完成。完全称不上工业中心的南昌拥有许多精美的瓷器店,其商品全部来自瓷器之城的工厂。

  在我的预期中,跨越南昌至景德镇的120英里距离似乎不是件难事。但在现实中,这段旅程却比从旧金山到纽约还要费时。人们必须穿过鄱阳湖的东端,然后沿着北河往大山深处推进,到达离安徽省边界不远的地方。

  坐上一艘小型的、快散架的、顶上满是货物的蒸汽船,我们离开了南昌,顺赣江而下,穿越鄱阳湖。这时是六月某个清晨的早上八点,气温达到华氏90度。

  我们在中午之前愉快地疾行着,直到突然陷入一处泥滩。当我脑海中闪现出无数关于人们在这片辽阔的浅水中搁浅了好几天的故事时,我的心沉了下去。

  幸运的是,我们仍在半速行驶,船只在猛烈地搅动淤泥之后得以倒车并驶上一条新路线,就这样探路而行,直到我们进入通往这座湖边的最重要的城市-饶州的河口。

 在中国船屋上旅行

  在饶州,我们开始了船屋体验。在水警警长的帮助下,我们立刻转移到了一艘小而舒适的船上。然而,由于必须为旅途购买一些鸡蛋、蔬菜,和木炭,我们在耽搁了将近一小时后才沿着水流湍急的河水逆流而上,而这时星星刚好出现在夜空。

  警长事先已经通过电报得知我们的到来,并且带了名警卫在等候。这些警卫沿河分段驻守在炮艇中,他们的职责是辅助征税和保护旅人免受匪患。

  这名手无寸铁为我们提供保护的士兵被证明是非常有用的。他在其他三名船员忙于用桨划、用篙撑、用绳拖船进入上游的时候,可以帮助掌舵。

  他们整夜忙碌着,时不时唱着歌,先是对水中的精灵,然后是对天上的精灵。每行驶一英里或稍远,船员们会用一条长长的绳子拴在桅杆上,然后上岸休息一阵子;而警卫则坐在船尾的舵上,不让我们靠近岸边。

  船体大约有四十英尺长,分为三个部分,每个部分备有两副铺盖。在船尾,有一个用纸板覆盖着的木炭炉,边上存放着充足的大米。基本的食物是鸡蛋、米饭、鱼、数种蔬菜,和茶——对露天生活来说,食物是丰盛的。移开舱板然后站在船底时,人们可以轻松保持直立的姿势。

  在船屋的生活意味着充足的新鲜空气和远离无处不在的喧嚣的人群。但要领会其舒适性,人们得长时间把船作为栖息之所,并进而产生依赖。

  从饶州出发后的第二天下午晚些时候,我们抵达了景德镇。我永远难以忘怀当我第一眼看到众多的窑炉烟囱冒烟时的兴奋。这在西方工业城市是一个普通的场景,但在这,远离所有的交通要道,在中国一个保守的、内陆的省份里,正如同它本身的不寻常一样引人注目!

  人们在任何一座中国城市第一眼看到的通常是一座塔或一座寺庙的醒目轮廓。但是在景德镇,抓住我们期待目光的首要事物却是全然不同。

 一座地理位置完美的城市

  从中国人的观点来看,景德镇的地理位置堪称完美。这座城市处于汇入北河的两条河的入口之间,一条河来自东边,另一条来自西边。该城镇拥有大自然给予的丰富淡水,其清澈的感觉在我脑海中至今留存,与长江和鄱阳湖浑浊的黄色形成鲜明对比。

  美丽的山峦完全包围了城市,东部的山峦高达两千英尺。河岸上点缀着松树和樟树,偶有淡绿色的竹林,增添了难以形容的美丽和魅力。我生命中的大部分时光是在北加利福尼亚州的红树林中度过的,其庄严和浩瀚总是让我深深感动。我在其中感受到的是力量和壮美。但在江西的这片树林里, 我发现了本属于典型热带世界的柔软和美丽。

 朗费罗向景德镇致敬

  景德镇(美景般的德行之镇)是中国最大的四个镇之一。从技术名词上来说,它是一个小镇,因为它并无城墙。在现实中,它是一座拥有30万人口的工业城市,其中三分之二的人从事瓷器的制造和销售。浪漫地说,这是一座使人们灵魂奋起的城市。朗费罗,在他的Keramos(陶土)一诗中用这样的词汇描述着:“偶作飞鸟来此地,景德镇上望无余;俯看全境如焚火,三千炉灶一齐熏;充满天际如浓雾,喷烟不断转如轮;苍黄光彩凝画笔,朵朵化去作红云。”

在景德镇的最大工厂内从事瓷器装饰的工匠

 瓷器自公元220年起在此生产

  从历史上看,中国瓷器生产的最早记录可以追溯到公元220年的汉朝。虽然炻器的生产很可能早在几个世纪前就已开始。

  两条大约三英里长,形状与河道轮廓相仿的主街构成了城市的主要通道。

  这座城市大约有一英里宽。窑炉、仓库、店铺和住所拥挤不堪地缠结在一起。成堆的碎瓷器、粘土碎屑和破餐具沿着河岸堆积如山。实际上,我们最先是在距城几英里远的下游河床上注意到这些被大水冲下来的瓷片的。这些废弃物有30-40英尺厚。他们是千百年来的窑业生产累积物的代表。从西边的一处高地张望,我能数出78座黄色大烟囱,这个数字大约是这座城市烟囱总数的一半。据说,景德镇在最繁盛的日子里拥有数千座窑炉。

可见部分烟囱的景德镇鸟瞰照

成千上万艘用于运输窑柴的船只

 一座拥有30万人口却没有报纸的城市

  这座瓷器之城最不寻常的特征是它的保守。“不开通”是从每个人那都能听到的词。虽然中国是印刷术的起源地,但在这个居民人数超过二十五万的城市里,无论是日报还是周报,我们一份报纸也找不到。造成这种不合时宜的状态的原因是地方官总是反对新闻出版,一方面是因为担心其政治影响,另一方面则是其必然会涉及到的财力支持。景德镇没有电灯和电话,仅有的一些有助于交往的人力车也在为其生存而挣扎。我们在那的时候,一些工会正在向商会请愿以干扰交通为理由要求废除人力车。

  然而,这里还是有许多进步的迹象,基督教正通过三座新教教堂-中华内陆会、卫理公会主教、美国新教圣公会,连同已经在景德镇存在60年的天主教,影响着这座城市的生活。

  一座位于莲花湖边的公园就是一位思想开明的地方官的新近举措。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这里发展成了一个社交中心,拥有工业博物馆、饭馆、凉亭、连通的道路,以及步行道。这也是这座城市里唯一能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地方。

  孤儿院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机构。它应该更恰当地被命名为女弃婴收容所。去年,该机构在靠近其前门的壁龛中的旋转小门捡到了245名女婴。之后,这些婴儿被送到城里人的家中,成为富有阶层的妻子或仆人。

  景德镇拥有22座共招收大约2000名小学生的学校。商会是一个有活力的组织,它座落在一个现代化的洋房里,由一位具有很强执行力的儒商领导。

 城市周边拥有丰富的粘土

  景德镇的地理位置并非出于偶然。由于鄱阳湖周边地区有大量的优质粘土,几个世纪前它就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瓷业中心。人们在环鄱阳湖地区发现了成打的优良粘土。

  出产硬质瓷所需粘土的主要地点为南港、余干、东港(?)、祁门。在相邻的安徽省边界的祁门,有一整座山的优质白色粘土。

  中国人用两个描述性很强的词汇来指代瓷器的成分-“瓷骨”和“瓷肉“。前者使花瓶或碗具有强度和脆性,后者则添加弹性和韧性。除非这些粘土按正确的比例混合,否则坯胎在窑炉中会坍塌或开裂。

  从技术上讲,“骨”粘土是高岭土或瓷土,它是从分解的长石或花岗岩中提取的不溶物质;“肉”粘土则是由长石和石英混合物形成的白色易熔材料。

装有瓷厂所用白色软质粘土砖的船

(背景中的土丘并非砾石,而是堆积的残瓷片和破碎的杯子等)

 如何操作陶车

  所有这些粘土被制成软质的白色泥砖,用平底小船运到景德镇。成千上万的中国船夫以此营生。

  粘土在充分淘洗、过筛和精制后,通常由一位赤脚的少年按不同的比例将其揉捏在一起,之后再交付陶工使用。湿润的粘土块通常被放置在陶车的中凸部位。

  陶车是中国人发明的一种巨大的圆形机器,转盘直径约4英尺,由重型木材制成,以提供惯性动力。转盘置于一个垂直的轴上,轴则立于一窄小的凹陷或凹坑中,水和碎泥迅速地排入其中。

  陶工坐在转盘的上方,脚分放两边,以便给手的运动留有充分的空间。在用短杆快速转动转盘后,他可熟练地以机械般的精密制作一个盘子、碗或花瓶。经过多年的练习,他对尺寸的估测可达到丝毫不差。

  然后,制作好的坯胎被取下并放置在陶工面前的一个长托板上。随后,将以模具制成的把手和其它装饰添加到坯胎上,再将整体刮平、晾干至下道工序-釉下装饰。

  釉下可以绘上几种基本的颜色,如蓝色和红色。接下来,可通过浸蘸、用管子吹制或喷洒等多种方式施涂釉料。添加落款后,器物就可以准备入窑了。

瓷泥淘洗和过滤后用脚进行踩揉

混合瓷泥(有些瓷泥较脆,有些坚致,这种混合方法为各家工厂所用)

陶车旁的陶工

这些乳状液体是调配好的可用于吹或刷上坯胎的瓷釉

施釉方法之一(操作者一边用脚转动花瓶一边用竹管吹釉)

? 稻草和木材短缺、以及不适合烧窑的煤炭

  放在窑中烧制的瓷器必须用坚固的、被称作匣钵的圆柱形粘土容器加以保护。这些匣钵可以使用三到六次,然后成为堆积在河岸上的废料。放进匣钵时,每一件瓷器都是置于一块小而圆,且撒有稻草灰的粘土片上。这样可以防止瓷器和匣钵粘连。

  景德镇窑炉的燃料有两种:稻草和木柴。人们也尝试过煤炭,但发现它发的烟会使得瓷器变色,因此也就中断了使用。稻草则只用于烧造较粗劣的瓷器。

  燃料问题非常严峻,只有尽最大的努力才能保证木柴的供应安全。附近的山丘早就被砍伐殆尽,木柴必须用河船从通常远至200或300英里的地方运到景德镇。堆满高高的稻草、几乎要侧翻到倾覆点的船是沿河常见的景观。运载木柴的船也是随处可见。

  这些窑炉是一个巨大的、蛋形的褐色砖窑,长50英尺,最高点高12英尺。由于高温,窑炉和烟囱都必须每年重建一次。每一件瓷器都被精确地放置在窑炉中,并根据其烧熟所需的温度进行排列。窑顶只能放置某些特定器类。

  窑炉装满后会完全用砖封砌起来,整个炉子的温度保持在1600到2000摄氏度之间,通常持续一天一夜,然后让窑冷却,并在适当的时候取出瓷器。一座窑通常足够大到可以维持九到十个工厂的运转。

  如果除了釉下彩绘外没有其它装饰,整个过程就算完成了。但如果需要使用更精细的色彩,则会在较小的窑中进一步烧造。在进行其它装饰时,画工们通常要花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时间来完成一件作品,就像我们在这座城市最大的工厂里曾饶有兴致地看到的一只绘有五伦图的漂亮花瓶一样。

  瓷器按照形状分类

  我们发现瓷器在这按照形状分类,列举如下:"yuan c’chi"(圆器),或者叫圆形器,包括杯、碗、碟,和盘;"tsoc’chi"(琢器),或者叫不规则圆形器,包括茶壶、花瓶,和小而平的墨水和颜料盒;"tiaohsiang"(雕镶),或者叫不规则形器,比如瓷画、雕塑、以及树和其它拟物造型。

  制造过程的一个有趣特点是:工厂也根据其生产的器物形状进行分类,也就是说,王先生只生产圆形器皿,或者他甚至可能只生产碗,而李先生的工厂则完全致力于生产茶壶。

  例如,我们在城市东部的福建会馆周围,发现有大约二十个福建家庭将全部时间投入到制作人像和雕像上,如武圣、观音、福寿禄三星、以及和合大仙。当中,我们还注意到有一些春宫摆件。

  景德镇只有江西瓷业公司一家工厂生产各种各样的陶瓷制品。它是几年前由一些有名望的股东以现代方式组建的。没有外国人以任何身份参与。当今,我们听到很多关于中国人经商无能的说法,但这家公司的成功-其获得了1915年“巴拿马太平洋国际博览会”最佳瓷器展的大奖,似乎表明他们有一定的商业能力。

瓷器搬运的方式

批量制作茶壶

陶工和他的半成品(几乎大到可容阿里巴巴四十大盗们藏身!那些“天方夜谭”中出名的大罐也许就是景德镇生产的,因为中国的这个瓷业中心早在公元220年就生产这类器物了)

瓷器街旁高高堆放的廉价瓷器

陶工们的失误(巨量的有缺口和有瑕疵的瓷器和破碎的日用瓷在景德镇的河岸旁堆积如山)

 皇家瓷器的悠久和高贵历史

  在这家公司的四百名男雇工中,有一百名以前受雇于御窑厂。事实上,随着1911年清朝的灭亡,江西瓷业公司几乎接管了这家着名老厂的整个工厂。

  御窑厂有着悠久而高贵的历史。它建立在存续于公元960年到1279年之间的宋朝,建立这个王朝的皇帝在景德镇设立了工厂。而数世纪以来,每一个后继的皇帝都对此给予支持和鼓励。据称,重启御窑厂也是袁世凯登基计划的一部分。这只是这位自称自许皇帝的诸多因暴毙而中断的梦想之一。

  尽管帝国已不复存在,但北京官员仍大量使用瓷器。我很高兴在几次宴会上见到一位徐世昌总统的代表,他已经在景德镇呆了几个月专门购买一些在首都用作礼物的特殊瓷器。我们参观过接受这项订单的工厂,在那里看到了处于各个生产阶段中的几十个花瓶,它们之后被送给了外国大使和蒙古王子。

 瓷城无失业

  在景德镇没有失业。工作机会很充足,但工作条件很恶劣。长时间的工作、糟糕的食物、没有休息日和不卫生的生活条件在工人中引起了极大的不满。

  工人首先根据他们的籍贯-景德镇、安徽或其他省份,被组织起来。根据从事的工作种类,他们进一步组成了工会。罢工并不少见,但很少诉诸暴力。商会是通常的调解者。

  许多妇女从事各种形式的瓷器生产,如绘画、雕刻和刻字。如同中国的每个行业一样,学徒制也盛行于整个瓷器行当。我饶有兴致的注意到几个小男孩在绘画鸟类、花卉、鱼类和蝙蝠(最后一个是好运的象征)方面的艺术能力。

  陶工和注模工工资从每天1角到1元墨西哥银元不等,这包括饮食和住宿。画工的工资从每天1角2分到3元不等,其差异根据的不是工作时长,而是产品的数量和质量。但任何工匠都不能工作太久。如果有人被发现做的太多,工作时间超过了规定,他就会受到同事们的严厉惩罚。

  我们从收税员那里了解到,每年大约有价值500万元的瓷器从景德镇运出。每一件产品都用小船顺流而下运到饶州,然后换大船转运到上海和其他城市。其中绝大部分是供给国内市场,中国人还没有领略到提倡国际贸易的价值。

最出色的画工每天可挣3元钱(墨西哥银元)

 玲珑餐具的制作需要很多时间和技巧

  也许最受外国人欢迎的瓷器设计是“玲珑”,也就是在盘子、杯子和碗上可见的米粒图案。中国人已经学会了用这种模式制作外国风格的餐具的艺术,并且正在为它们找到一个现成的市场。

  制作米粒图案需要极富耐心的技巧和不菲的时间。湿粘土首先在陶车上被制作成一个粗糙的杯子或盘子。干燥数小时或一天后,用符合容器弯曲度的专用刀具小心修利。下一步则是在谷粒形状的孔中进行切割。这由一名熟练的工人使用一柄小而灵活的柳叶刀进行操作。

  我之前一直以为,米粒图案是把米粒压入湿润的粘土中制成的。直到我看到了实际的过程,这个错误的印象才得以纠正。这些小孔完成后,器物就可以进行釉下绘画了。装饰完成后,下一步是上釉。这是一种细腻和乳状的高级瓷釉。这些生冷的液体通常用毛刷刷上去,但有时候碗是浸入釉中的。

  操作重复约三十次,间隔一段时间干燥,直到所有的孔都填满。一天只能涂五到六层涂料。然后以通常的方式烧制,从窑炉中出来时填充孔以美丽的半透明状显得脱颖而出。

  从景德镇出口瓷器数量最多的是一家在纽约的中国公司。每件瓷器在装入大箱子之前都要用稻草小心地进行手工包装。这些涉外的箱子是在景德镇制造的,在打上中文和英文标记后被直接运往纽约。

制作有名的米粒图案器物

以稻草包装运往美国的瓷器

 景德镇有远大的未来

  这座繁荣的工业城市给一名西方人留下的深刻印象是其制造方式的原始性。在任何一家商店或工厂里都找不到现代化的机器。甚至连最简单的通过皮带带动一系列转轮的机械装置都找不到。每件瓷器都是用手或脚制成的。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富有耐心的工人用他们过时的方法和简陋的设备生产了多少产品!新思想慢慢渗透到中国内地,而随着已经规划和勘测完毕的南京至南昌铁路的开通,景德镇呈现出的独具商业影响力的地位将会震惊世界。其巨量的粘土储量,加上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如能配以一位二十世纪艺术家型的工程师的点睛之笔,会使这座古老而迷人的城市焕发出远超她古时的辉煌。

END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